王敏---你爸妈说出的真相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王敏---你爸妈说出的真相

帖子  一苇渡江 于 周三 八月 07, 2013 11:46 pm

王敏---你爸妈说出的真相

尊敬的的各位读者 ,你们好!
我们是王敏的父母,我们站出来告诉大家真相。
我的二子王敏断章取义,编造故事,以受害者的可怜面目来掩盖他的贪婪和私欲,达到他图谋已久的侵占其姐弟在家族企业中原股份比例的最终目的。完全扭曲了由他这个始作俑者挑起的家族纠纷的事实真相。尤其是目前已进入司法程序之际,他还如此利用舆论,以干扰司法的公正,是极不应当的拙劣行为。它是王敏背后的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阴谋和怂恿的结果。
“手心手背都是肉”,作为冲突双方的亲生父母,我们愿意将家族纷争的前因后果向大家作一简要的陈述。
我俩育有四子一女。1994年2月,五个子女合伙以股份合资的形式创办了远东皮革公司。各人的投资比例是:王敏30%,王怀20%,王楚20%,王萍20%,留10%给我俩作养老之用。
凭藉四个子女的十多年拼搏努力,得益于党政策的天时地利及各级政府的鼎力支持,企业不断发展壮大,于2002年起,连续四年进入全国民营500强,是中国皮革协会副理事长单位。
本来上苍的垂怜给我的家族带来绝好的机遇,正应当乘胜创造更为辉煌的业绩时,不幸在他们兄弟间出现了不和谐的现象:
2005年3月,二子王敏,居功自傲,在他人的唆使下首先发难,擅自任命其妻林秉珍为公司副总裁,负责企业的财权。打破了原家族创业时的约定——家属不参与高层管理。此后得寸进尺,又借口其弟王怀与世界500强企业比利时PB公司意向合资生产明胶的谈判之事,未与在广州的王敏进行通报。在外人的挑拨下,借机大做文章,独断独行地对外宣布:停止温州公司一切对外业务和经济活动。并粗暴地截留和抽走了1.5亿元的流动资金,造成当年在温州的几家企业的8000万元欠款和2.2亿元的银行贷款无法偿还,使在温的几家企业濒临破产的边缘。进一步激化了兄弟间的冲突。
2006年1月,变本加厉的王敏,声称自己是公司唯一的创始人,应对原30%的股份进行调整,霸道地提出改为拥有51%股权。并将原属整个家族全体股东所有的广州鞋厂和另一处的土地独归他个人。因遭姐弟反对而未成。遂恼羞成怒地多次向当地政府及银行、公安等部门举报家族企业各种莫须有的罪名,还在公众场合令人不可思议地散发传单,意图搞臭在温州主持公司工作的其弟王怀。事后,王敏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不得人心,又自知理亏地自行向县政府发出致歉信,到市公安局撤回自己举报。由于他的心理状态极不正常,屡次出尔反尔地出格行事。作为父母,我们只得求助医院对王敏进行心理治疗,经中国心理学专家汪先苓教授多次检查治疗,认定为中度忧郁症,建议休养治疗。由于本人不配合加上其家属干扰,结果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2007年3月,他再次发病,精神濒临崩溃,丧失理智地扬言要杀死兄弟并放火烧厂房……事态发展到灾难一触即发的危急关头,为了避免家族的流血悲剧发生,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俩采取强制的办法将他送进精神病院治疗……诚然,在处理这件家庭冲突中,我俩出于爱护王敏,阻止流血事件发生,采取家长式的解决办法,是有违王敏本人意愿的(即王敏所指的“绑架事件”)。然而,王敏却把全部的怨恨发泄到其姐弟身上,并把家族的矛盾推向社会,不惜断章取义肆意捏造事实,编制影视专题片,向有关部门四处告状。利用不了解详情的某些领导的批示,给下属部门带来极大的麻烦。倘若某部门不满足他的奢求,他又换另一个部门去申诉:去年公安,今年工商;昨天省政府,明天市领导;不是中国皮革协会,就是国家轻工出口商会…轮换上告,持续不断。一心要把兄弟整死,把其弟主持的温州企业整垮,以泄内心之恨,以图心中痛快,实在是他精神忧郁症的病态反映。
综上所述,我俩的几个子女从经营思想上的分岐,导致了兄弟间的反目;私心和猜忌加剧了矛盾的升级;原同心协力演变成决裂和攻讦,和睦创业变成了借用国家专政力量置兄弟于死地。而这一切的恶果是:原如日中天的整个家族企业开始崩塌;产值下跌,税收锐减。企业遭受到创业以来的巨大挫折。
四年来,对于儿女之间因私心、猜忌和误会引起的纠纷,我们心焦如焚;对于他们手足间“煮豆燃箕”的反目和相煎,我们心疼欲碎。面对家族的不幸,我俩虽苦口婆心居间斡旋,但回天无力。眼见着家庭悲剧越演越烈,我俩终日以泪洗面。几年中,众多亲友、当地政府部门和企业协会等数十次出面调解均无济于事,因为王敏根本不听任何人劝告,最终六亲不认地走上对簿公堂的地步。严酷的事实使我们明白:当私欲心魔吞噬人的心灵时,亲情、理智、正常的思维就泯灭了;家族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必须走现代企业管理之路的道理。
由于我们一直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心理,一再忍让王敏的恶人先告状的恶行,把家族的纠纷推向社会。以至今日走上同胞兄弟法庭相见的地步。那么,就让公正的法律来了断他们兄弟姐妹之间的纷争和是非吧!为此,我们恳求一切怀着善良的愿望关注过和曾被王敏蛊惑过的人们,都停止为双方张目的所有言行,静待法庭的判决吧。不要再给神圣的诉讼添乱和给彻底解决家族的纷争帮倒忙。
最后,殷殷唯盼读者能顾念我俩之古稀老人的一片苦心。听听我们的祈愿和请求。如蒙垂怜并为我们助力呐喊,将万分感激,至诚为谢了 !



报告人:
王敏父亲:王大同
(78岁,烈士儿子,大学本科,退休干部 中**员)
王敏母亲:蔡爱华
(75岁,退休教师)

2013年 7月26 日

avatar
一苇渡江

帖子数 : 388
注册日期 : 12-05-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