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穿衣之后:爱康事件新解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皇帝穿衣之后:爱康事件新解

帖子  朵朵什么人 于 周二 三月 08, 2016 3:24 pm

 

爱康国宾,一个非IT和非互 联 网领域企业的私有化能够吸引IT评论界如此的关注,实属罕见。仅在百家中搜索“爱康”,便能看到意见领 袖们近期涉及该事 件的十数篇评论文章。我想,也许是因为中概股私有化是个热潮,而爱康国宾的私有化之路,遭到竞争对手美年大健康的狙击,不仅是一场资本大战,还有商业道 德的戏码,好戏连连,所以备受瞩目吧。
  就在我家楼下,经营得好好的一家体检一年 前忽然闭门开始大规模的重新装修。半年的装修完成之后,让人费解的是,装修的档次和审美与之前相比有了明显的降低,然后发现店招赫然改成了[美年大健康]。这就是美年给我的第一印象。打开微博、微信、大众点评,你可以看到大量客户对美年大健康服 务和品质方面的投诉;而媒体的公开报道也很多。美年的扩张,其实像极了链家在房 产 中介行业的扩张,只讲速度和规模,漠视规则和品质。
  据《京华时 报》的报道,2014年,“美年大健康宣称完全掌握了爱康国宾的客户资料、以及销 售策略等信息”,造成后者“团体客户大面积异常流失”。后经北 京市公 安局调 查和法 院审理,此事被完全证实并于2016年1月对涉案人判处徒刑。既然已经定罪,就足以说明美年大健康员工在此事当中扮演了极不光的角色,如果企业是凭借员工窃密来获取客户订单的,那就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行为。
  在自媒体的相关评论中,私有化事 件被概括为美年和爱康两家企业的“互掐”。然而在我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互掐”的问题,只有一个是非分明的逻辑关系。美年在爱康私有化的关键时期横插一脚,以更高的出价发出收 购要约,实际上是对
爱康发起的一次并购。如果将上述已经被定罪的商业间谍案放到IT行业,即如果类似事 件发生在Gооgle对摩托罗拉的收 购、发生在联想对IBMPC的收 购当中,那么毫无疑问,其收 购愿望将因为事先发生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而化为泡影,根本不需要后续的毒丸计划。
  看热闹没问题,皇帝穿上新衣游 行的时候,大伙儿不也都看热闹么?不当说真话的孩子也无可厚非,是非在心里揣着未尝不可。最可怕是什么?是颠 倒 黑 白。一篇发表在各个网络媒体平台的评论文章称,爱康近日起诉美年是“为了遏制这场并购”,将“前员工当成了牺 牲 品”。文章假借作壁上观之看客名义,指责爱康“此招悖逆商业伦 理”,而且其洗地措辞十分幼稚:称美年已然被定罪的商业间谍是“一来不管做过什么,都已经过去;二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并大言不惭“法 律归法 律,人心归人心”云云,更是直接质问爱康的“决策者是何心肝!”读到这里,我没有打算指名道姓,但文章如此姿态确实让人匪夷所思,不知道作者所述之商业伦 理是哪国的伦 理,爪哇国的吗?也许是中 国的传统行业还习惯于非理性化的悲情牌,才会用涉案人员的家庭、朋友圈作人,来绑 架读者的情感。要知道时过境迁,这种方式已然无效:公 众形象高大如王石,打了半天悲情牌,也没有博得多少同情,更何况已被坐实被定罪的商业间谍。实际上在我看来,爱康恰恰应当在该商业间谍案宣判之后,进一步向美年追索巨额的经济补偿,以及更多相关涉及人员的刑事责任,而且务必不依不饶、不折不扣。要知道,这种不正当竞争行为,伤害的不仅仅是企业,更将损害行业的良性发展和消费者的正当 权益。
  英格兰首席法 官休伊特勋爵曾经在1929年这样说道,“如果一棵树结了坏果子,那么它生长得越茂 盛,收获的损害就越严重”。美年在利 用商业间谍对爱康造成了巨大的商业损失并成就了自己的扩张野心之后,对爱康发起的这场并购,无论如何,在我看来都没有被支持的理由。
  碰巧,近几日我正在阅读文学诺奖新晋获得者、白俄女作家阿列克西耶维奇的早期作品《锌皮娃娃兵》。该书极其写实地记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苏联入侵阿富汗那场长达十年的苦难战争。几乎每一章、每一节、每一个锌皮棺 材背后的故事,都让人潸然泪下、欲更还休。她要告诉读者的是,那个真 实的阿富汗战场,与苏联当 局口口声声的“援建对象”有着如何的天壤之别。而美年向投资者所描绘的并购前景,与商业间谍案背后所暗藏的真 实,不也是这样的区别吗?
  我们从小熟知的那个《皇帝新衣》的故事还有一个更深刻、也更加形而上学的版本:“关键在于,皇帝即使穿了衣服;但在其衣服下面,他还是一 丝 不 挂”。换句话说,只要皇帝对臣民的奴 役本质没有变,无论他穿上了什么样的新衣,都不能改变这一事实。美年也是如此,即使披上“并购”的外衣,戴上了冠 冕 堂 皇的“发展”帽子,也掩盖不了对商业底线的践 踏。
  

朵朵什么人

帖子数 : 829
注册日期 : 15-03-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