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叙永县政府违法征收土地低收高卖百姓商用房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四川省叙永县政府违法征收土地低收高卖百姓商用房

帖子  朵朵什么人 于 周四 八月 11, 2016 10:45 pm

一个被 拆 迁者的困境
杨伟,男,现年39年,家住四川省叙永县叙永镇西外街4 25号,房子是上辈留下来的。早些年建设客运中心征 地,生产队被占了土地,得以进入车站工作,户口进入城市。2008年10月进入两河收费站上班,逐渐辞掉车站工作,直至2013年4月收费站解 体后回车站继续上班,其间也做过其它工作。由于收入较低,本想外出打工以补贴家用,但由于房子被纳入拆 迁范围,害怕出门打工,房子被强 拆,所以准备签完赔偿协议以后再做决定。
从2008年12月征 地开始,作为拆 迁的前置程序,2013年元月《房屋调 查表》中合计面积为111.71㎡,每平方米700元计算,加上《室外建筑物调 查表》中的面积,按《家庭成员结构调 查及房屋补偿表》中的计算,他得到的赔偿两项共计补偿111.71x700+25169(室外)=103366(见下表1-4),且不说比1985年的土地使用证上的124㎡的面积少不说(表5-6),单看每平米700元的计算已经让人绝望,更重要的是包括30㎡的门市也是按此价 格算(同地段面积的价 格为7000-8000㎡)。
“700元能做什么,现在全叙永的房 价基本都在2800-4100之间,赔我这点钱也就够个首付,再说我两口子靠一个门面混点生活,娃娃还在上小学,以后还怎么活”杨伟说话时不停的摇头。









表6 小字内容为“复查原清理x请经济手续准予使用面积116㎡,85年未经批准已房扩建8㎡,厨房,共实际占地124㎡,现已完成罚款,补交土地补偿费,土地管理费,给予使用 - 87.⒋25”红印为“叙永镇人 民政 府清理土地办公室”
杨伟的妻子小蒲是古宋人,学过理发,生了娃娃后为了缓解生活上的压力,就把房子临街部分改成门面,平时靠为邻居和附近的菜农理个发洗个头,虽然收入低,日子过的清贫,但一家其乐融融还算混得下去。
“这一拆不仅让我们居无定所,买不起住房不说,也断了经济来源,以后的日子真无法过了,按理说中 央有政 策,‘拆 迁户的补偿标准应不低于拆 迁前的生活水平’,要我拿着10万块钱能买房子住?更何况买个小门市继续讨生活!钱太少了,连我现在的生活水平都保 障不了,眼下都恼火,给你买征 地保险又有什么用?”小蒲气愤的说。
作为补偿的争议之一,门市和仓库按一般房 价计算似乎有掠夺之嫌。虽然从20О8年开始理发,并在2011年办 理执照到现在仍在营业中,但拆 迁办对于门面和仓库认定仍无 动 于 衷,虽说在法 律上没有对集体土地上个人经营性质的土地予以法 理上的支持。“由于拆 迁我没有工作(由于害怕被政 府强 拆没有上班),门面和仓库基本上就是我全部的财产性收入”杨伟说。(表14、15)
“完全和圈地运 动一样是掠夺”杨伟补了一句。
“他们发了一个补偿标准的文件,是2013年泸州市的文号(表7),你能拿3年 前的标准来衡量现在的消费水平吗?再说那些当 官的现在也不是按2013年的标准来领工作吧!你还要按实际情况来测算,不要玩那些虚的,就是他们自己也知道补不下来。”



表7 征 地赔偿的标准 泸市 府发〔2013〕34号、

“那周围的拆 迁户也是赔这么多吗?”笔者问
“当然不是,我房子周围已拆的房子大部分都是生产队的,只是别人申请办了国有土地使用证,住房按1:1.5的比例赔的,门市按1:1,不要住房就按2300㎡给予货币补偿,给我们算就是集体土地,即使我和同墙共壁的一家都是按1:1的比例给予面积赔偿。其实我们要得不多,只要和别人一样的赔偿标准而已。”杨伟说。
“有一点我觉得有问题,《房屋调 查表》中右上角的项目名称是‘水洞子A 片’,时间是2013年元月开始,但征收是以建设二环路的名义来进行的(表8《叙永县绕城公路建设指挥部关于依法保 障重点项目建设用地的通告》),落款时间是2016



表8 土地征收的通告。

年的4月21日。如果是以公路征 地建设来说一般是以路面两侧向外沿伸15m进行征 地(补充:杨伟在上大学的时候是学的高等级公路管理专 业),但我这里距公路的修建距离早就超过了50m以上,就不应该被纳入修路的拆 迁范围。而‘水洞子A 片一期’是不是商业开发项目名称?是不是以政 府行为来行商业开发之实就有点让人费解了?是商业开发就老老实实的坐下来谈,拆 迁办帮开发商来鱼肉百 姓,最后损害的还是政 府的名誉。虽然知道房子保不住,但你也不要坑老百 姓。”
鱼塘也是赔偿的另一个焦点。
对于鱼塘的赔偿,杨伟曾经多次找过当地生产队和拆 迁办的组长陈修平,生产队说你房子又不是我拆的,找我没用。但对于已经达成赔偿协议的拆 迁户又督促尽快签字。去找拆 迁办,对方又以赔偿给付生产队和赔偿只对针对集体为由,多次给搪塞回来。
杨伟家的鱼塘是在房子后面一个小地名叫蚂蝗田的鱼塘,面积两亩左右(表9《承包土地明细登记表》),其父杨国良2004年亡故后,杨伟继承了父亲的承包权力,并在2011年和生产队队长贾发才续签了承包协议(表10),上面承包期限20 年,当年12月支付了每一个五年的承包费1000元。



表9 表格中的最后一行为杨伟承包的鱼塘



表10 和生产队续签的承包合同



表11 付给生产队的承包费用,收款人是贾发才



表12 杨伟当初对鱼塘未给予补偿所写的情况反映
“老实说树木山林都有赔偿,我前前后后对鱼塘的投入怎么都应该有补偿,一分钱都不给我算。同一个生产队其它鱼塘都有赔偿,狗热些就把这些钱给我吃了。”杨伟每次说到这里都很激动。(注:由于涉及别人隐私,其它人的鱼塘的赔偿协议图片未对外公开)。
“有时不是我们要坐地要价,我只是想得到合理的赔偿,不是我不支持城市开发,但前提是公开、公平、合理”的赔偿为前提条件,虽说是集体土地,但按最高院〔2011〕20号的第十二条中明确规定‘征收农村集体土地时未就被征收土地上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进行安置补偿,补偿安置时房屋所在地已纳入城市规划区,土地权 利人请求参照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标准的,人 民法 院一般应予支持’。你觉得我的要求过分吗?”杨伟问。
“地方政 府有时会认为你们都是些漫天要价的拆 迁户,是和政 府作对的人,但从大处看,正是你们这些人的行为在推动中 国的法 制体 制改 革”笔者说。
“我没想这么远,维持现在的生活就好”杨伟说。
“如果遇上'宜黄事 件'和‘唐国珍’这样的强 拆你怎么办呢?”笔者问。
“拆 迁相关的法 律我基本都看过了,不是不讲 法,但法 律只有对拆 迁者有利的时候才和你讲 法,对被 拆 迁者有利的时候法就行不通,就是强 拆,你就是告到法 院去,法 院就把这些案子拖起不判,这就是中 国式的拆 迁,也是中 国式的悲哀也就是这群人对‘依法 治 国’的理解。如果他们要干(指强 拆)我就跟他们干三!反正他们也不让我活了”。杨伟看了看天,又叹了口气。

朵朵什么人

帖子数 : 829
注册日期 : 15-03-2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