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神山书记韩丙祥黑恶势力致人死亡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苍山神山书记韩丙祥黑恶势力致人死亡

帖子  一苇渡江 于 周一 七月 02, 2012 6:51 pm

苍山神山书记韩丙祥黑恶势力致人死亡

侯付贵,男,66岁,苍山县神山镇西北村人。2012年6月26日号经多位村民推荐,让村民代表侯信远(侯付贵之子)找韩丙义关于承包荒山一事问个究竟。韩称:我承包是经村委同意每年向村委交22万元承包费,你们无权过问。你们找韩丙祥吧(是韩丙义的兄弟,本村书记,仗着大儿子在公安局工作,二儿子在看守所工作,大女儿在省检察院工作)。在此期间,韩打个电话。这时,侯信远的手机响起,是韩丙祥的电话,在电话中韩丙祥称:“你们有什么事上村委找我,我给你们个解释。”侯信远信以为真,也为给村民一个交代就去了村委(其村村委、冷库、韩丙祥的家是连在一起的)。到村委后韩丙祥称我在家中,你们来吧!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来到韩的家中,韩丙祥早已找好了打/手(他二儿子也参与打人)对侯信远拳脚相加。同时,韩自己把电视机从酒柜上拽下来,茶具、门窗玻璃一同打坏,殴打侯信远半小时之久。其间,侯信远昏迷两次,身上、头部多处受伤。民警赶到后把侯信远带到派出所,韩书记花钱给两委人员和冷库工作人员造伪证,用了好多办法,把自己的打砸行为强加给侯信远头上,买通个别公安执法人员,经过长达二十多小时的审讯,在侯信远没有任何招供的情况下,被送到苍山县公安局看守所强行刑拘。这些你们可以看韩书记家中的多个监控,就可以真相大白。死者侯付贵在听说儿子出事后,马上找韩丙祥登门谢罪。韩书记把死者拒之门外,并且韩丙祥扬言:“你小小侯信远能耐我何?我公、检、法有的是熟人,别说是你,就是×××比你强的多,前几年我看他不顺眼,被我找人强牢一年,这一次,非让你死在牢中。”这些话,被好心的人告诉死者,死者于28号在韩书记家中长跪一天,韩书记看在死者有脑血栓后遗症的份上,对其好言相劝,死者于下午4点30分离开韩书记的家。死者爱子心切,整夜啼哭未眠。于29日早上6点和其妻刘××一起来到村委,在韩书记起床后跪倒在地,并且韩书记到哪就跪到哪。韩书记恼羞成怒,将死者推倒在地,死者当场呼吸困难,其妻刘××在看到丈夫倒地后,跪求韩书记救人。韩丙祥说:“救人找医院,别找我。”说完,开车扬长而去。其妻刘××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慢慢死去,这是多么惨的人间悲剧,充分显示了人间的世态炎凉。后来有人拔打了120,120人员赶到,说人已经不行了,但是他们还是让把死者拉走。其妻刘××上前要一起去,被两委人员强行拉开,并殴打一顿。死者家族人员赶到医院,在不知道死者是否死亡的情况下被韩丙义拉到殡仪馆。家属马上赶到殡仪馆,韩氏兄弟安排人员不让其家人看,并且要强行火化,打算毁灭证据。
这样的共/产党干部,违法乱纪,无法无天,(其中神山大西的杨李××被砍成重伤。关着不放,等好了伤再放;东南村的赵××被砸成骨折;本村的韩××也是被砸成骨折住院)颠倒黑白,鱼肉乡里,见死不救,连6旬老人也不放过。手段残忍,性质恶劣。
望各位领导、各界人士关注一下,还受冤者一个公道,还死者一个清白。

avatar
一苇渡江

帖子数 : 388
注册日期 : 12-05-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